91抖音视频破解版


风雷圣地的太上长老,身陨!

当无数缕不朽剑意散去后,世人才看到了云巅之上发生了什么,大骇而愣。

“余长老,死了……”风雷圣地的人面色煞白,他们望着从云巅处极速坠落下来的尸体,惊恐万状。

“他,真的斩了一尊仙台大能,我不是在做梦吧!”

世人的脑子都瞬间一懵。

“大世无数万年以来,好像从来都出现过天玄境武者逆斩仙台大能的事情吧!”

有人痴呆的喃喃自语着。

你的命,我要了!

这句话,飘荡到了无数人的耳中,如同鬼魅般无法消失。

刚开始世人对顾恒生的这句话嗤之以鼻,讥笑不已。如今,看着从云巅上坠落下来的余山的尸体,他们顿觉一股寒气涌入了心头。

顾恒生两眼一黑,他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了,从虚空中跌落下来。

刚刚那一剑,顾恒生用尽了一切的力量,长恨帝剑上残留的所有不朽剑意都被挥斩出来了,没有留下一分。

纯情少女白嫩的脸蛋好想捏一下

永恒一剑,刹那芳华。

这一剑挡住了八件盖世道器的镇压,拦住了围攻的诸多仙台强者,直取风雷圣地余山的性命。

沉寂了十万载的残留剑意,便有这般通天彻地的威能,不知昔年的恨天剑仙到底有多强。

十万余载前,恨天剑仙一人威压诸天星域,万宗朝拜,不是大帝,胜似大帝。

顾恒生和余山的尸体都从云巅上跌落了下来,很快便出现在了古幽宫世人的眼中,两个黑点越来越大,身影渐清。

其余七尊仙台强者终于挣脱了无数剑意的围攻,他们皆带着不大不小的伤势从云巅上踏出,直视着世间众生。

血色的长衫在狂风中呼哧作响,伴随着一缕缕浓郁的血腥味钻进了顾恒生的鼻尖,刺激了他有些昏厥的神经。

顾恒生立刻睁开了双眸,右手紧了紧锋芒隐藏下去的长恨帝剑,竭尽力的在空中保持住自己的下降速度。

嗤嗤——

余山尸体的下降速度极快,荡起了一股呼啸的巨风,让人根本就不敢上去接住。

风雷圣地的弟子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余山的尸体坠落在了茫茫大地之上,他们的心颤栗着,如同傻子一般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轰咚!

一阵巨响,余山的尸体落在了大地上,轰塌出了一块方圆数千里的深坑。

顾恒生在虚空中堪堪稳住了身形,踩在了古幽宫的上空,血色的身影再次映入了在场众人的眼中。

“你……穷途末路了,难道还要阻拦我等不成?”

幽隐圣地的仙台强者警惕至极的盯着顾恒生,他的内心掀起了骇浪,依旧不敢相信余山就这么被斩杀了,并且连神魂都被湮灭了。

“大帝道器的锋芒隐藏,那一位残留的不朽剑意应该都已经消耗殆尽了。你,还拿什么来挡住我等?”

又有强者按耐住心中躁动的心,猩红的眸子盯着顾恒生,沙哑道。

七尊仙台大能的气息都有些紊乱,想来是被刚刚那永恒一剑给伤到了。

紧接着,古幽宫的两尊太上长老转身回到了李秋柔的身侧,不在和另外两尊仙台强者厮杀。

随即,战场上,共有九尊仙台强者并排而立,气势如虹的直望着古幽宫众人,让古幽宫数万弟子都喘不过气来。

古幽宫,大能战死了十余位,伤着不计其数。并且,两尊太上长老也都受了伤,实力恐怕大打折扣。

这样的情况,面对十座顶尖势力的围攻,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胜利希望。

绝望,在每个古幽宫的弟子心里升了起来。

顾恒生从虚空中慢慢的走了下来,他每一步踏出仿佛都用尽了自己的力,苍白的模样好像随时都可能断了生机。

“对不起。”

顾恒生并未理会八方强敌,而是慢慢走到了李秋柔的身前,两人相距百米,对视着。

闻言,李秋柔有些慌乱的摇起了头,一滴滴泪珠止不住的从眼眶中滑落出来,染湿了她的白裙。

“老爷子……让我带你回去,恐怕,我做不到了。”

顾恒生声音极为低沉,他走不动了,凭着胸中的一口气站在虚空中。

李秋柔立刻冲开了古幽宫众强者的围护范围,摇曳着长裙的奔向了顾恒生,粉颊上满是泪痕。

“你为什么要来?为什么要来送死?”

李秋柔不管世人的目光,直接将摇摇欲坠的顾恒生抱在了怀中,梨花带雨的哽咽着。

顾恒生强忍着身体的剧痛,煞白的薄唇咧出一抹笑容,在她的耳边轻吟道:“我不管你前生是谁,今世,你是我的妻子。”

顾恒生的声音不大,却传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掀起了一片惊骇之声。

古幽宫主,是他的妻子!

怎么可能!

古幽宫主雪听雁何其孤傲,两千多年前镇压诸大圣地,普天之下难寻一敌手,无一人能够入得了她的眼,即便是南宫大帝都无法让她倾佩。

她,是那么一个高傲的女子,世人能够远观一眼都是三生有幸了。

如她这样的女子,怎么会成亲呢?而且还是嫁给了一个刚刚迈入大道第一境的人呢?

“对不起,我应该告诉你的,我不应该回到中州的。”

“对不起,对不起……”

李秋柔看着一身血色的顾恒生,感受着顾恒生渐渐消散的生机。她的心很痛,如千刀万剐一般疼痛。

她,后悔了。

她只是从世人的窃窃私语中便得知了顾恒生一路而来的艰辛。

北州的绝世蕴藏中,顾恒生倾尽一切的拔出帝剑。然后,借道入中州,自荒域至古幽宫,期间路途遥远,达三万万里,不知经历了多少次血战,只为陪她共同面对强敌。

“别睡,你不能够睡了。”

李秋柔看着怀中眼皮渐渐低下的顾恒生,她芳心大乱,红唇颤抖着的哽咽道:“你答应过我,要陪我去雪国的,咱们还没有去呢,你不能够食言。”

顾恒生累了,他自荒域一路厮杀而来,没有停下过半息。

如今,他再也坚持不住了。

榴莲最新版本app
月亮app下载软件